關綺慈、鄧榮達民間借貸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2020年8月10日 評論 30 3857字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二審判決書

(2020)粵01民終12659號

上訴人(一審被告):關綺慈,女,1964年7月8日出生,漢族,住廣州市海珠區。
上訴人(一審被告):鄧榮達,男,1988年8月10日出生,漢族,住廣州市海珠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林永青,廣東永通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周惠梅,女,1965年9月22日出生,漢族,住廣州市荔灣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吳偉倫,廣東金橋百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鄭鑫焱,廣東金橋百信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一審被告:鄧耀強,男,1961年4月3日出生,漢族,住廣州市海珠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關綺慈,女,1964年7月8日出生,漢族,住廣州市海珠區。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2008年3月14日,周惠梅通過銀行卡轉賬存款方式向關綺慈銀行賬戶支付款項37萬元。
同日,鄧耀強、關綺慈、鄧榮達作為收款人向周惠梅出具《收據》,內容為:“茲收到周惠梅支付現金人民幣為:肆拾壹萬元整?!敝芑菝分鲝堗囈珡?、關綺慈、鄧榮達至今未向其清償借款,其追討未果,遂于2019年1月25日提起本案訴訟。
另查,周惠梅與鄧耀強除案涉借款外,還存在其他借貸關系。據周惠梅提交的證據顯示,鄧耀強曾分別于2008年7月31日向周惠梅借款25000元、于2009年1月24日借196800元、于2009年4月17日借18000元、于2010年3月29日借68000元及于2010年4月19日借8200元,上述款項合計316000元。庭審中,周惠梅主張截至2009年4月17日,鄧耀強、關綺慈就316000元款項尚欠周惠梅239800元,之后,關綺慈于2009年11月26日向周惠梅清償24萬元,鄧耀強于2018年8月之后又通過銀行ATM陸續不規則向周惠梅清償不到3萬元,但關綺慈與鄧耀強向周惠梅清償的款項均與本案無關。
周惠梅為證明其訴訟主張,還提交了如下證據:1.抬頭甲方為鄧耀強、關綺慈、鄧榮達、乙方為周惠梅,簽署時間為2019年2月26日的《協議書》。該《協議書》約定,鑒于甲乙雙方存在債權債務關系,乙方已就部分債權向廣州市海珠區人民法院提出訴訟,案號為(2019)粵0105民初6201號,現雙方經和好協商,達成本協議如下:(第一條)甲方同意并保證,在2019年3月10日前,向乙方一次性還款35萬元;(第二條)若甲方依照本協議第一條約定的時間內還款,乙方同意,截止2019年3月10日前,包括鄧耀強、關綺慈、鄧榮達和周惠梅、陳志雄在內的各方存在的全部債權債務關系核銷完畢,各方互不負任何債權債務關系;(第三條)若甲方未能依照本協議第一條約定的時間內還款,甲方同意乙方支付違約金10萬元,并依照41萬元為借款本金還款,按照月2%的利率標準計付利息截止實際還清之日止;等。該《協議書》甲方處由鄧耀強作為委托代理人簽名,乙方處由吳偉倫作為委托代理人簽名。2.鄧榮達與周惠梅的短信往來記錄,其中2018年10月31日10:17周惠梅在向鄧榮達催款時,鄧榮達回復:“周小姐我都說了有錢我馬上還完給你?!?br /> 經質證,關綺慈、鄧榮達對上述證據的質證意見為:1.關于證據1,關綺慈、鄧榮達并未委托鄧耀強與周惠梅簽署《協議書》,該《協議書》與關綺慈、鄧榮達無關。2.對證據2的真實性確認,但周惠梅手機中有很多內容,其只是截取了一部分提交。
關綺慈、鄧榮達為證明其抗辯主張,提交了如下證據:1.工商銀行交易明細,載明關綺慈用銀行轉賬方式向陳志雄支付款項24萬元;2.中國建設銀行及中國工商銀行ATM轉賬憑證15張,主要內容為鄧耀強于2018年至2019年期間曾數次支付款項給周惠梅,每次金額在2000元左右,擬證明鄧耀強轉賬給周惠梅的事實;3.收款人為張東海的收條5張,擬證明鄧耀強還款給周惠梅。
經質證,周惠梅對上述證據的質證意見為:1.關于證據1、2,真實性、合法性由法院核實,關聯性不予確認,根據周惠梅提交的5張借據可以反映出周惠梅出借案涉41萬元款項后,鄧耀強、關綺慈又以夫妻名義向周惠梅借款30余萬元,證據1、2均是鄧耀強、關綺慈向周惠梅償還的上述借款,與本案借款無關;陳志雄系周惠梅兒子,周惠梅對鄧耀強、關綺慈的借款存在指示交付。2.對證據3的三性不予確認,收條的開具人為張東海,周惠梅與張東海不熟悉,屬于鄧耀強、關綺慈、鄧榮達與案外人之間的糾紛,與本案無關。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屬于民間借貸糾紛。關于借款人的問題。周惠梅主張系由鄧耀強、關綺慈、鄧榮達共同向其借款,提交了鄧耀強、關綺慈、鄧榮達出具的《收據》為證,鄧榮達亦確認該簽名的真實性,鄧榮達作為收款人在《收據》上簽名時,已是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其作為自身利益的最佳評判者,應當預見到簽名的法律后果而仍然簽字確認其收款的事實,故即使鄧榮達簽名是其事后追認,其亦應當對其在《收據》上簽名的行為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結合周惠梅向其催款時其承諾還款的行為,足以認定鄧榮達亦是案涉款項的借款人之一,現周惠梅要求鄧耀強、關綺慈、鄧榮達承擔共同還款責任,有理,一審法院予以支持。
關于借款本金。周惠梅主張其出借款項的金額為41萬元,而關綺慈抗辯其僅收到37萬元,周惠梅未支付的4萬元實際是按照月息8分預扣的一個月利息。對此,一審法院的意見是,首先,周惠梅本人已到庭充分陳述了通過現金交付4萬元款項的原因、交付時間、地點、款項來源及其經濟狀況等事實,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其次,鄧耀強、關綺慈、鄧榮達出具的《收據》中明確載明已收到周惠梅支付現金41萬元;再次,周惠梅主張該4萬元款項是在借款當天將款項直接支付給鄧耀強,鄧耀強與關綺慈、鄧榮達是同一戶籍,理應知悉本案在法院審理的情況,如其確未收取該筆款項,按照常理,其應到庭說明情況并作出相應的抗辯,但鄧耀強經一審法院數次傳票傳喚,無正當理由拒不到庭參加訴訟,故其應自行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最后,關綺慈抗辯該4萬元系周惠梅按照月息8分預扣的利息,但《收據》中并未明確約定利息,且在實際履行過程中,鄧耀強、關綺慈、鄧榮達亦從未按照月利率8%的標準向周惠梅支付過借款利息,再者,4萬元與以37萬元或41萬元為本金按照月利率8%的計付標準并不一致,故對于關綺慈的該抗辯,一審法院不予采納。綜上,一審法院認定借款金額為41萬元。
關于借款利息。周惠梅提起本案訴訟后,鄧耀強與周惠梅簽訂《協議書》,承諾如其未在2019年3月10日前向周惠梅清償35萬元款項,其同意以41萬元為借款本金還款,按照月利率2%的標準計付利息直至實際還清之日止,現周惠梅要求鄧耀強按照該協議約定標準計付借款利息,有理,一審法院予以支持。周惠梅主張鄧耀強系代理關綺慈、鄧榮達與其簽訂的《協議書》,但周惠梅未舉證證明,現周惠梅要求關綺慈、鄧榮達對該借款利息承擔共同還款責任,沒有事實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一、鄧榮達是否是本案借款人;二、案涉借款是否已經清償完畢。
關于鄧榮達是否是本案借款人的認定。周惠梅主張鄧耀強、關綺慈、鄧榮達共同向其借款41萬元,提交了2008年3月14日的《收據》為證,該《收據》載明“茲收到周惠梅支付現金人民幣:肆拾壹萬元整”,并由收款人鄧耀強、關綺慈、鄧榮達簽名確認,借貸雙方對于案涉41萬元的借款性質并無異議,鄧榮達在該《收據》上簽名確認收到41萬元借款系其真實意思表示,一審判決據此認定鄧榮達系本案借款人之一并無不當,應予維持。鄧榮達抗辯稱案涉借款發生時其并未在場,其系事后補簽該《收據》,除其陳述無其他證據佐證,即使鄧榮達系事后補簽,亦應視為其對案涉41萬元債務的加入及追認,不影響其系案涉借款人的認定,結合鄧榮達于2018年10月31日周惠梅向其追討借款時亦作出承諾還款的意思表示,鄧榮達關于其并非案涉借款人的抗辯,缺乏理據,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案涉借款是否已經清償完畢的認定。經查明,周惠梅與鄧耀強于2019年2月26日簽訂的《協議書》中確認鄧耀強尚欠借款本金為41萬元,鄧耀強簽訂該《協議書》后未存在還款,一審判決據此認定案涉借款尚欠本金為41萬元正確,應予維持。關綺慈、鄧榮達抗辯稱關綺慈于2009年11月26日轉賬的24萬元、鄧耀強于2018年3月14日至2019年1月17日期間通過ATM機匯款的不足3萬元均為本案還款,周惠梅對此予以否認并已舉證證明鄧耀強于2008年7月31日至2010年4月19日期間向其借款合計31.6萬元,故上述款項系償還案外借款??紤]到關綺慈與鄧耀強系夫妻關系,鄧榮達與鄧耀強系父子關系,其二人作為鄧耀強的家庭成員協助其償還案外借款亦符合一般生活經驗,周惠梅據此主張上述款項用于清償案外31.6萬元借款合理,本院予以采信。關綺慈、鄧榮達主張向案外人歸還本案借款,除案外人張東海出具的5張《收條》,并未提交周惠梅委托張東海代為收款的相關授權證明,且周惠梅亦予否認,本院對該部分款項亦不認定為本案還款。因此,關綺慈、鄧榮達關于案涉借款已經清償完畢的抗辯,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支持。各方當事人關于利息計付方式無提出異議,本院予以確認。

綜上所述,上訴人關綺慈、鄧榮達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7450元,由上訴人關綺慈、鄧榮達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湯瓊
審判員谷豐民
審判員張淼
書記員李玉娜

2020-07-29

繼續閱讀
weinxin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
avatar

您必須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