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服務合同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2020年8月13日 評論 42 12308字

廣東省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二審判決書

(2020)粵01民終6607號

上訴人【原審原告(反訴被告)】:周瀅,女,1984年9月30日出生,漢族,住廣東省廣州市南沙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胡波,廣東旭晨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反訴原告)】:深圳點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廣東省深圳市前海深港合作區前灣一路******(入駐深圳市前海商務秘書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胡然諾。
委托訴訟代理人:饒芙蓉,廣東廣信君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曉虹,廣東廣信君達律師事務所實習人員。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一、周瀅加入e互助“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及申請互助的情況
2016年8月31日,周瀅加入e互助“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會員ID號為103996745,保障生效時間為2017年2月28日,周瀅加入后一直持續繳費。從2016年8月31日至2016年12月15日,周瀅向e互助平臺充值2次,共計費用130元。從2016年12月16日至2019年4月2日,周瀅向e互助平臺充值8次,共計費用479元。
2018年10月23日,周瀅在廣東省中醫院大學城醫院被確診為右側甲狀腺乳頭狀微小癌并進行手術,其向一審法院提供的廣東省中醫院大學城醫院《住院病案》顯示入院日期為2018年10月22日,“主訴”一欄為“發現頸前腫物7年余”,關于現病史的記錄為“緣患者2011年體檢發現頸前腫物,隨吞咽動作上下移動,局部無紅熱疼痛,無呼吸吞咽困難,無聲音嘶啞,無咽喉疼痛,無心慌肢顫,無消瘦,無惡寒發熱,當地醫院查頸部CT提示甲狀腺右葉結節,當時醫生建議定期復查。后患者定期復查甲狀腺彩超,甲狀腺右葉結節逐漸增大。2017年患者外院復查甲狀腺彩超示右葉新發小結節,不排除惡性可能,當時醫生建議患者進一步檢查治療,患者拒絕(具體報告未提供)。2018年9月患者至我院門診就診……”。病史可靠程度載明為“可靠”。
2019年1月10日,周瀅向e互助平臺提出互助申請,根據其填寫的《抗癌計劃互助申請書》所載疾病信息,首次確診時間為2018年10月23日,首次確診醫院及科室為廣東省中醫院大學城醫院甲狀腺科。
2019年3月4日,e互助平臺審核部向其發送《互助申請審核結果通知函》,該函稱對周瀅的申請做出不予發起互助的決定,原因是根據上述《住院病案》,周瀅于加入前體檢發現頸前腫物,當地醫院查頸部CT提示甲狀腺右葉結節,屬于癌癥特異性癥狀,是不予互助的情形,依據是《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第6.5條。同時,該函載明:“因為您無法再獲得互助,為避免您的進一步損失,e互助平臺將在下一期公示結束后為您辦理退出互助計劃,自退出之日起,您將不需要再為其他會員承擔捐助義務?!??!秉c煷公司確認自2019年4月2日起不再對周瀅的個人賬戶進行互助金分攤。
二、e互助平臺的運營模式及相關規則
1.e互助平臺的運營模式
e互助平臺為點煷公司運營的網絡互助平臺,截至本案立案之時,該平臺內共有兩個互助計劃,即“抗癌互助計劃”和“意外互助計劃”。e互助會員加入某個具體計劃,在符合該互助計劃設置的發起互助條件后,可申請e互助平臺為其發起互助,該計劃內的其他會員將義務為其進行均攤式互助,每個人幫助單個會員均攤的金額不超過一定的數額,總金額不超過計劃約定的最高額。當互助會員不幸罹患互助計劃內的病癥時,其應在規定的時間內按照e互助平臺的要求提交各類證明材料。e互助平臺收齊材料后委托獨立第三方評估機構或者有相關專業知識的人員,對互助事件進行評估和鑒定,形成調查結論,對有爭議或疑難事件,由e互助平臺專家進行審定。
點煷公司與中國光大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廣州分行簽訂客戶資金監管協議,約定:e互助平臺的全部合法來源資金均委托光大銀行監管,并開設賬戶名稱為“深圳點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資金監管賬戶,光大銀行應當監管點煷公司按照規定用途使用資金,不得挪做他用,諸如投資股票、期貨以及其他權益性投資,不得用于【附件一資金運用用途規定】的用途以外的資金支付。其中,附件一明確資金用途為用于e互助平臺會員的事件捐助;會員充值、退費及支付會員互助款項產生的相關財務費用;聯系會員的通信通訊費用;會員事故的調查、取證、評審、監督費用,含公證、律師和監督小組餐旅費和服務費;對平臺會員的退費;投資銀行存款,貨幣基金,銀行理財產品,證券公司、基金公司、信托公司等發行的固定收益類產品。
2.《e互助平臺會員公約》的主要內容
《e互助平臺會員公約》第一段載明“深圳點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簡稱‘點煷科技’)是美國納斯達克上市公司FanhuaInc.(股票代碼:FANH)下屬企業,e互助平臺(網址h××是點煷科技所經營的預防會員未來風險的網絡互助平臺。本公約是e互助平臺和會員(以下或簡稱‘您’)共同遵守的約定。您要加入e互助平臺請務必認真閱讀本公約的全部內容。本公約一經您點擊確認并同意接受,即對您產生法律效力?!薄秂互助平臺會員公約》對于公約的構成及效力、權利義務、資金管理、公約終止和退出公約、爭議解決等做出了規定。
“二、本公約的構成及效力”部分規定:“1.e互助平臺有權根據實際情況適時修訂本公約及各類互助計劃規則,一經修訂,將會用修訂后的條款版本完全替代修訂前的條款版本,并通過原有方式向會員公布。變更后的條款一經在e互助平臺上公示,即發生法律效力……3.您應該按照本公約約定行使權利并履行義務。如您不能接受本公約的約定,包括但不限于不能接受修訂后的公約,則您應立即停止使用e互助平臺針對會員提供的服務。如您繼續使用e互助平臺針對會員提供的服務,則表示您同意并接受本公約的約束?!?br /> “權利義務”部分對于注冊會員、互助會員及e互助平臺的權利義務進行了規定。其中,互助會員的權利義務包括“1.您有義務根據互助計劃向會員提供互助,也可在需要時獲得其他互助會員的互助;……17.您的賬戶因前款所述原因被終止使用或因平臺停止運作等原因被關閉時,您有權要求e互助平臺退回個人充值賬戶中的現金余額……”等?;ブ脚_的權利義務包括“12.互助不是保險,e互助平臺不對每次互助的互助金總額做出承諾。e互助平臺承擔會員管理,事件審核調查,信息披露的職能,但不承擔互助金兌付的責任。對于符合互助計劃規則約定的情形,e互助平臺可根據會員申請發起互助;會員因為不符合互助計劃規則約定,或違反本公約或互助計劃規則未履行相關義務,e互助平臺將從維護大多數會員的權益角度出發,做出不能發起互助的決定。對于因上述原因無法獲得互助的會員,e互助平臺可基于會員的申請,補貼會員自申請互助之日前一年內累計支出的捐助金額”等。
3.《e互助平臺加入告知》的內容及修改情況
加入e互助平臺某項計劃時,平臺會彈出具體計劃的《e互助平臺加入告知》。2019年5月28日,e互助平臺發布條款優化公告。相比之前的《e互助平臺加入告知》,修改后的第2項將甲狀腺結節列為加入前不得患有的疾病或癥狀,并刪除了原第4項中關于“您在過去六個月內不存在下列癥狀:……身體出現腫塊、包塊、結節、淋巴結腫大”的規定。
三、《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內容及修改情況
《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對于計劃宗旨、計劃內容、加入條件、互助會員資格存續、互助申請流程、不予互助的情形等做出了規定?!犊拱┗ブ媱潱ㄖ星嗄臧妫┮巹t》第4.3條規定:“會員已經獲得互助或在等待期內已經確診罹患癌癥或計劃約定的除外疾病,平臺將為會員辦理退出本計劃”。第10.4條規定:“e互助平臺有權根據實際情況適時修訂本計劃規則,本規則一經修訂,將會用修訂后的規則版本完全替代修訂前的規則版本,并通過原有方式向所有會員公布。變更后的規則一經在e互助平臺上公示,即發生法律效力,規則修訂后的互助事件及相關一切服務都將按照新規則執行”。第10.5條規定:“如會員不同意規則修訂,可隨時停止使用e互助平臺的服務,退出計劃并申請退還賬戶余額?;ブ鷷T保留會員資格將視為對修改后規則的接受并同意接受規則各項條款的約束”。第11.5條規定:“低度惡性腫瘤:包含但不限于甲狀腺乳頭狀癌、隆突性皮膚纖維肉瘤、卵巢性索間質腫瘤……”。
周瀅加入“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至其提起本案訴訟期間,《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分別在2016年12月15日、2017年11月14日進行了變更。
其中,2016年12月15日,e互助平臺發布《e互助平臺〈抗癌互助計劃規則〉〈意外互助計劃規則〉條款完善公告》,載明“在運行過程中,經常會收到會員對于條款細節的咨詢,在做了大量意見收集的前提下,e互助針對個別條款定義和釋義進行優化,目的在于進一步提高風險管理流程,明確約定,減少爭議……條款完善內容已于2016年11月25日在e互助第二屆會員監督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審議通過”。2016年12月15日修訂前關于不予互助情形的條款為“互助會員在觀察期滿以后確診罹患癌癥,但是在觀察期內已經通過其他任何診斷手段發現疑似癌癥,或者已經開始實施針對癌癥的治療”,修訂后的對應條款為“6.5互助會員在等待期滿以后確診罹患癌癥,但是在等待期內已經通過其他任何診斷手段發現疑似癌癥(具體定義見11.7條),或者已經出現癌癥特異性癥狀(具體定義見11.8條),或者已經開始實施針對癌癥的治療”。第11.8條規定:“癌癥特異性癥狀包含但不限于:(1)體表可觸摸包塊或結節……”
2017年11月14日,e互助平臺將“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各年齡段的最高互助金額上調10萬元,調整后,18-30周歲的最高互助金為40萬元,31-40周歲的最高互助金為35萬元,41-50周歲的最高互助金為30萬元,不幸罹患低度惡性腫瘤的會員的最高互助金仍舊為5萬元。變更后《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第2.2項的內容為:互助會員加入計劃361天后,根據受助的不同年齡,可獲得不同的最高互助金額,具體如下:
年齡(周歲,含周歲當年)最高互助金(人民幣)18-3040萬元31-4035萬元41-5030萬元以上3個年齡段的任何會員不幸罹患低度惡性腫瘤(具體定義見11.5條)5萬元
根據《e互助會員監督委員會章程》規定,e互助會員監督委員會代表e互助會員對e互助平臺運營行使監督職能。監督委員可以由e互助會員自愿報名后由平臺推薦并由會員投票選舉產生;也可以由監督委員會或e互助平臺特邀任職于媒體、學界、政府部門等,有社會公信力、影響力,并對e互助平臺運營熱心關注的會員。監督的范圍包括監督e互助平臺的會員公約、計劃規則的修改與公示流程。上述條款的修改經過了監督委員會的審議通過。
四、一審法院調查取證情況
在本案審理過程中,一審法院前往廣東省中醫院大學城醫院詢問周瀅的主治醫生王建春相關情況并形成調查筆錄。王建春稱案涉《住院病案》病史部分是根據周瀅口述記錄,其本人知曉記錄內容,不存在記錄錯誤的可能。同時表示,甲狀腺乳頭狀微小癌為惰性癌,需要幾年的潛伏期才發展為癌癥;但對于周瀅確診的甲狀腺乳頭狀微小癌,不能判斷是2011年或者2017年原有結節引發的癌癥還是新發結節引發的癌癥,兩者皆有可能性。周瀅與點煷公司對上述調查筆錄的三性予以確認。
以上事實有當事人提交的e互助會員賬號微信截圖、廣東省中醫院大學城醫院出具的《住院病案》、e互助平臺公告信息公證書以及調查筆錄等予以證明。

一審法院認為,e互助平臺是點煷公司借助互聯網技術搭建的網絡平臺,為社會公眾中有互助共濟需求并愿意加入互助計劃的會員提供信息搜集、公布、交互和互助等多項線上服務,平臺由點煷公司負責日常運營管理,e互助會員與平臺之間所涉的法律關系均及于點煷公司。根據已查明的事實以及雙方訴辯意見,本案的爭議焦點為:1.周瀅與點煷公司之間的法律關系問題;2.案涉《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修改條款的效力問題;3.周瀅請求點煷公司發起互助,支付互助保障金的事實依據與法律依據問題;4.點煷公司是否有權行使合同撤銷權的問題。
一、關于周瀅與點煷公司之間的法律關系問題
本案中,雙方當事人首先爭議的焦點集中在對網絡互助的法律性質認定方面。周瀅在舉證階段稱,其被誤導而認為點煷公司運營的e互助具有保險性質,在庭審中認為其與點煷公司為網絡服務合同關系;點煷公司則表示作為互聯網公司,與周瀅之間僅存在網絡服務合同關系。對此,一審法院認為,近年來,借助互聯網的創新模式,一些互聯網企業在意外事故、重大疾病等健康風險保障領域,推出了具有風險分攤、互助共濟性質的網絡互助產品,并以參與低門檻、互助低付費、運營低成本等特點激發了多元化的保障需求,吸引了社會公眾的廣泛參與。目前對于網絡互助平臺的運營主體尚無資質與牌照要求,網絡互助仍處于運行初期的自由發展階段。經類案檢索,對于互助會員與平臺之間的法律關系認定及法律適用的問題,也存在一定的差異。具體到本案,一審法院綜合互助運營模式、行業發展現狀以及社會保障需求等因素,考量如下:
1.網絡互助與保險的對比
從起源上看,網絡互助與保險同根同源,最早都可以追溯至早期海上共同海損分擔。從保障機制上看,網絡互助與保險都是一種風險分散和轉移機制,體現了“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的互助和共濟思想。從保障對象上看,網絡互助與保險都以現實的、特定的風險為對象,通過聚集具有同質化風險保障需求的個人,籌集資金彌補損失。故,本案中的e互助平臺作為網絡互助平臺吸納了保險的諸多特點。
但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二條的規定,并參考《中國保監會關于開展以網絡互助計劃形式非法從事保險業務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保監發【2016】241號)中對于網絡互助行業的監管方向,網絡互助不屬于商業保險。
一是網絡互助的風險分散和轉移機制與保險存在差異。根據《e互助平臺會員公約》《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等協議的約定,e互助平臺并非保險合同中的保險人,會員也并非投保人。會員與平臺之間沒有發生風險的轉移。全體互助會員共同分攤互助資金,平臺承擔審核互助申請、劃撥資金的責任,無需向會員支付互助金。也就是說,網絡互助是一種開放式風險交換契約,由全體會員共同分攤風險。
二是網絡互助的功能定位與保險存在差異。網絡互助平臺不具有經營保險業務的資質,其保障對象相對單一,主要集中在大病重疾領域,以中低收入群體為主要對象,其作為一種低層級風險對抗渠道,發揮了一定的社會保障補充功能。
三是網絡互助在兌付能力上與保險存在差異?;ブ鷷T之間、會員與平臺之間的信任度是互助計劃得以發起的基礎。當互助事項出現時,平臺通過計算確定會員的均攤金額,但平臺不對互助事項及互助金額承諾剛性兌付。
由此可見,網絡互助與商業保險中投保人在支付保險費的同時將風險轉移給保險人,投保人出現保險事故時由保險人直接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具有明顯不同。因此,本案的法律關系不符合保險合同關系的法律特征,周瀅與點煷公司之間不構成保險合同關系。
2.網絡互助與網絡服務的對比
首先,參照《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規定理解與適用(2011年修訂版)》中關于網絡服務合同的論述,網絡服務合同是指網絡服務商給消費者提供通路與因特網連線的中介服務或者提供內容服務的合同。根據網絡服務商所提供服務內容的不同,可將其分為提供連線服務的網絡服務商和提供內容服務的網絡服務商。本案中,點煷公司面向互助組織內的會員承擔了維護網絡系統運行、審核互助申請、委托銀行托管互助資金、代扣及撥付互助資金等職責,屬于連線服務和內容服務的范疇。因此,網絡服務是網絡互助的重要特點,也是實現互助目的的重要手段。
其次,互助平臺的職責不僅僅是網絡技術服務與網絡內容服務的疊加,其通過會員加入的方式聚集有共同保障需求的人群,在網絡空間中形成了具有一定規模效應的社群組織。點煷公司發起互助計劃、制定互助規則均是對社群進行組織管理的行為。因此,點煷公司兼具了網絡服務提供者和互助組織管理者的雙重屬性。
再次,在網絡互助中存在多個主體。從形式上看,會員在加入時對e互助平臺的要約做出承諾,雙方構成雙務合同關系。實際上,會員在加入時也對全體會員做出承諾,從而在會員與互助平臺之間、會員與會員之間形成了多邊法律關系。其中,點煷公司應承擔前述的諸多職責,并享有收取管理費的權利。會員應承擔如實提供會員資料和信息、按時支付互助金和管理費等義務,享有提出互助申請、參與互助組織管理、獲取相關資料和信息等權利。同時,會員在加入時就通過簽訂《e互助平臺會員公約》的形式,完成了對點煷公司的授權,即授權其開展后續運作,在一定程度上,點煷公司已受會員的委托成為受托人。因此,點煷公司的首要職責就是維護互助計劃的公平公正,保障互助平臺會員的利益。
綜上所述,網絡互助是在吸納了民間互助共濟行為、原始保險形態、網絡服務技術等諸多理念和運行模式后產生的新類型互助性經濟組織。會員與平臺之間以及會員與會員之間的法律關系應為新型的網絡互助合同關系。
本案中,《e互助平臺會員公約》《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等協議系點煷公司和周瀅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應為合法有效,對當事人具有法律約束力,各方均應依照約定履行各自的義務。對這一類合同關系的調整與規范,一方面要促進行業制定科學完備的規則體系,設定網絡互助的行業標準、準入門檻、經營規則等,適度劃分傳統保險、新型互聯網保險、網絡互助各自的涵蓋范圍,讓網絡互助回歸其公益的初心;另一方面也要結合互聯網平臺的特質,充分考慮互聯網連接性強、會員地域分布廣、運營流程相對簡單等因素,倡導誠信加入、誠信賠付,嚴格核實互助金的撥付和發放,合理均衡互助平臺和會員之間權利義務配置。
二、關于案涉《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修改條款的效力問題
一審法院認為,案涉《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條款的修改應當對周瀅發生法律效力。
1.《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三十九條第二款規定:“格式條款是當事人為了重復使用而預先擬定,并在訂立合同時未與對方協商的條款?!北景钢?,e互助平臺上的所有合同文本均符合預先擬定并可重復使用的特征,會員與平臺之間無法就條款各異性進行協商,相對方只能表示完全同意或拒絕。因此,e互助平臺向會員提供的所有合同均屬于格式合同。
2.《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四十條規定:“格式條款具有本法第五十二條和第五十三條規定情形的,或者提供格式條款一方免除其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的,該條款無效?!本唧w到本案,網絡互助合同存在多方當事人,該條款中點煷公司的“對方”應理解為全體會員,而非周瀅一人。因此,案涉條款只有在整體上減損全體會員利益的情況下,才能被認定為“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主要權利”。案涉條款的修改是點煷公司根據實際情況針對個別條款和釋義進行優化,以履行其制定互助規則、維護和平衡互助組織內會員關系的職責,其主要目的在于明確約定、減少爭議。2016年8月31日,周瀅在加入案涉抗癌互助計劃時,《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未明確“疑似癌癥”的具體情形,但是在《e互助加入告知》中已將“加入前六個月內不存在結節”作為成為會員的前提條件。因此,2016年12月15日,《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將“結節”納入“癌癥特異性癥狀”,未超出“發現疑似癌癥”可能的含義范圍。
3.《e互助平臺會員公約》第2條第1款及《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第10.4條均明確約定e互助平臺有權根據實際情況適時修訂計劃規則,規則修訂后的互助事件及相關一切服務都將按照新規則執行。據此,周瀅雖是在規則修改前加入抗癌互助計劃,但在加入時就已經明知平臺擁有修改互助條款的權利,對平臺修訂計劃規則的行為應當加以注意。在條款修改后,點煷公司在網站以及官方微信公眾號上進行了公示。周瀅在規則修改公示后兩年多的時間,未提出異議亦未申請退出互助計劃,依然持續進行了多次充值,應視為其已經接受了修改后的條款。同時,周瀅在本案中一方面主張應按照修改前的《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確定其不存在不予發起互助的情況,一方面又依照修改后的《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主張其應當獲得最高額35萬元的賠償(修改前為25萬元)??梢?,周瀅自身對于究竟適用哪一版本的《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亦不明確,在此情況下,其不能僅從有利于己方的角度選擇合同版本,而應當尊重契約精神,遵守雙方約定,按照修改后的《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審核是否符合發起互助的條件。
綜上所述,《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中案涉條款的修改對周瀅具有法律效力。
三、關于周瀅請求點煷公司發起互助,支付互助保障金是否有充分依據的問題
一審法院認為,周瀅請求點煷公司發起互助,支付互助保障金均缺乏充分的事實和法律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1.周瀅于2016年8月31日加入e互助“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保障生效時間為2017年2月28日。因此,2017年2月28日前周瀅是否存在或知曉自身存在修改后的《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規定的“癌癥特異性癥狀”情形,是影響其能否獲得互助的關鍵因素。本案中,在周瀅已經于2011年體檢“發現頸前腫物,當地醫院查頸部CT提示甲狀腺右葉結節……后患者定期復查甲狀腺彩超,甲狀腺右葉結節逐漸增大”的情況下,其是否符合《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約定的發起互助的條件,應由其進行舉證證明在2017年2月28日等待期滿前上述結節是否已經消失或者痊愈。且相對于點煷公司而言,周瀅對于自身健康情況及相關檢查報告資料應更為掌握,由其對己方的健康狀況做出相關說明并進行舉證符合民事訴訟舉證責任分配的原則,但周瀅在本案中未能提交任何能夠證明等待期滿前甲狀腺健康狀況的體檢報告,依法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因此,周瀅要求點煷公司發起互助缺乏依據。
2.如前所述,周瀅與點煷公司之間屬于網絡互助合同關系,點煷公司負有審核互助申請的義務,有權決定是否發起互助,會員負有支付互助金的義務。點煷公司并非支付互助金的主體,因此周瀅要求點煷公司直接支付互助金沒有法律依據。
此外,對于周瀅要求點煷公司支付因訴訟而產生的公證費2000元的主張,亦缺乏理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四、關于點煷公司能否行使合同撤銷權的問題
一審法院認為,點煷公司在本案中無權行使合同撤銷權。
1.經了解,目前網絡互助行業普遍采用“事后審查”的確認模式,即在吸收會員的過程中,雖對會員有相應的健康要求,但并未設置前置性的體檢程序和精準的健康問詢程序。只要會員自主勾選相關項目,確定不存在排除事項,就可獲得會員資格。在會員提出互助申請時,平臺才對互助事件進行實質性審核。這種模式一方面可以降低平臺的審核成本,更加快速地擴大會員規模,另一方面也可增加互助資金的來源,降低其他會員的分攤成本。但是,我們也要看到,“事后審查”必然存在一定的滯后性。作為互助組織的管理者,點煷公司應該對其審查制度的風險有所預估,并對互助事件進行嚴格的專業審查以彌補前述程序的不足。對于會員而言,在提出互助申請前,會員本人只是獲得會員資格,承擔分攤互助金和支付管理費的義務,并沒有實質性的資金獲益。本案中,點煷公司接納周瀅為會員沒有違背其真實意思表示。周瀅在加入e互助平臺近三年的時間內,一直履行會員義務,多次充值并參與互助金的分攤,也為其他患病會員的互助金籌集做出了一定貢獻?,F點煷公司在對周瀅的互助申請進行審查時,發現其不符合加入的健康要求并拒絕為周瀅發起互助,符合“事后審查”運營模式的基本邏輯,未對平臺及其他會員權益造成損失。點煷公司主張其作為權益的受損方,請求撤銷合同沒有事實依據,一審法院不予支持。
2.關于點煷公司要求返還周瀅在e互助平臺的互助金分攤費用237.39元的訴訟請求。庭審中,經法院釋明,點煷公司堅持將“返還周瀅在e互助平臺的互助金分攤費用237.39元”作為一項獨立訴訟請求提出。鑒于民事訴訟請求主要有給付之訴、確認之訴和變更之訴,其中給付之訴是指原告請求法院判令被告向其履行某種特定給付義務的訴訟。本案中,關于返還分攤費用的給付請求權顯然是屬于周瀅的訴訟權利,點煷公司不是該項請求的適格主體,不符合起訴條件。同時,分攤的互助費用現已為發起相應互助事項的會員所有,點煷公司不是分攤費用的返還主體,也無權要求其他會員對此進行返還。故,對于點煷公司的該項反訴請求裁定駁回起訴,一審法院不另行制作裁定書。
本院認為,根據雙方訴辯意見,本案二審爭議焦點是周瀅與點煷公司之間的法律關系認定,點煷公司是否為互助金的支付主體,點煷公司修改條款對周瀅的效力,以及周瀅請求點煷公司發起互助、支付互助保障金的條件是否成就。
本院經審理查明,一審法院查明事實屬實。
關于周瀅與點煷公司之間的法律關系認定問題,經一審、二審查明事實及雙方當事人陳述可知,周瀅與點煷公司之間是互聯網模式下的雙務合同關系,一審認定本案系多邊法律關系不當。第一,從網絡互助的性質看,現在有關行政管理機構未對此進行明確界定,但很顯然的是,網絡互助無論從特性及經營模式來說,均屬于類似保險的產品。第二,從加入網絡互助的形式看,網絡互助雖然是以會員與會員之間的互助為號召,但實際發起人是網絡服務平臺,會員均是作為個體加入到網絡互助計劃當中,與網絡服務平臺簽訂公約。第三,從加入網絡互助的目的看,會員加入網絡互助主要是尋求類似保險的保障,網絡互助的口號亦自稱是作為保險的補充計劃。會員之間并無成立合同的合意,會員只認定作為發起人的網絡服務平臺,而對其他會員并無與之訂立法律關系的意圖。第四,從權利義務角度看,用戶充值互助金即加入互助計劃并完成其支付義務,并開始享有申請互助的權利,該權利和義務均是以網絡服務平臺為相對方。當會員患病符合互助情形后,是向網絡服務平臺申請互助,而非向其他會員主張。當平臺審核后即自行在特定賬戶中劃扣,無需其他會員同意或另行支付互助金。從互助過程可以看出,會員與會員之間并無直接的權利義務關系。第五,從網絡互助運營角度看,網絡服務平臺指定加入規則,收取互助金,審核互助條件,劃扣互助金,同時收取管理費。網絡互助的核心運營流程完全由平臺控制,會員對互助運營幾乎無支配力。綜上,對于網絡互助的法律關系問題,不宜認定為存在會員與平臺之間、會員與會員之間的多方法律關系,其新穎之處只是借助于互聯網平臺,形成了互助共濟的保障模式,但最終的運營主體仍然是網絡服務平臺。具體到本案,案涉合同的簽訂雙方為e互助平臺(即點煷公司)與周瀅,根據合同的相對性原理,該合同的法律關系雙方仍是點煷公司與周瀅,周瀅與其他會員之間不存在直接的法律關系。
關于點煷公司是否為互助金的支付主體的問題,點煷公司實際上為案涉互助金的支付主體,理由如下:首先,點煷公司作為網絡服務平臺收取管理費,具有特定的盈利模式,不宜直接認定為純公益性組織。無論現階段是否產生經營收益,均不能否定點煷公司作為營利法人的主體身份。其次,從e互助平臺的運營規則來看,e互助平臺并非是僅為平臺用戶提供信息撮合、交易場所等服務為主的網絡平臺,而是擁有直接為用戶設立權利義務、掌握會費定價、會員條件審核、修訂規則、發起互助條件審核等最根本權利的網絡平臺。第三,會員加入互助計劃向平臺充值會費,資金轉入以點煷公司自己名義開立的銀行賬戶中,點煷公司隨時可以以自己的名義對托管銀行發出給付指令,故點煷公司對資金享有實際的管理權、支配權。雖然在運營過程中對該筆資金的使用權作出限定,但限制款項用途并不影響該筆資金支配權的歸屬。
關于案涉格式條款、修改后條款對周瀅的效力問題,案涉格式條款的修改與否均未實際影響周瀅參與互助計劃,理由如下:第一,根據雙方當事人提交的證據顯示,《e互助平臺會員公約》是《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組成部分。即加入互助計劃,是先要符合公約條件,其他具體限制條件及規定再由規則界定。第二,根據雙方當事人在一審提交的證據,均可以證明在周瀅加入互助計劃時,公約已明確告知“加入前六個月內不存在結節”是前提條件。后續公約及規則的修改,并不是周瀅所稱的將其作為不予互助的情形予以剔除,修改后的《抗癌互助計劃(中青年版)規則》將“結節”納入“癌癥特異性癥狀”,只是對條款的細化,并沒有超出原條款可能的含義范圍。
關于網絡平臺修改格式條款的權利問題,本院認為,點煷公司作為網絡服務平臺,對于格式條款的修改權應加以限制。網絡服務平臺的發展還在探索中,但就雙方當事人權利義務的平等性來看,網絡平臺擁有的權利過大,特別是對于影響會員切身利益的條款修訂權現階段完全由網絡服務平臺掌握,條款修訂的流程公開度不夠,無法充分反映會員意志,平臺容易利用會員之名操作修改流程的風險較大。平臺對于自身修改條款的權限及具體流程應該出臺相應規定,如果僅以公告方式作出修改通知,顯然未盡到充分的提醒義務。事實上,平臺已經掌握會員的聯系方式,完全有能力通過互聯網技術定向通知到會員本人,希望平臺能夠切實擔負起企業應肩負的社會責任,實現多方共贏。
關于周瀅是否有權請求點煷公司發起互助、支付互助保障金的問題。本院認為,周瀅不符合互助條件,無權要求點煷公司支付互助金。首先,周瀅對自身健康情況負有舉證責任。周瀅雖主張2011年發現的結節已經自愈,與2018年的病癥無因果關系。但周瀅僅提出該種假設,并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其2016年加入互助計劃時的健康狀況,周瀅應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其次,周瀅在明知2011年出現過結節,且互助計劃明確結節作為不予互助條件的情況下,作為一名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該對自身健康狀況進行重新評估,在確定符合條件的情況下參加互助計劃。而周瀅在2016年體檢中不包括甲狀腺體檢項目,顯然周瀅無法證明其符合互助計劃條件。綜上所述,周瀅在2016年加入互助計劃時不符合加入條件,點煷公司依據公約及規則,對周瀅發起的互助申請作出不予互助的決定具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予以確認。
綜上所述,周瀅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6550元,由上訴人周瀅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本院二審期間,雙方當事人未提交新證據。

審判長梁小琳
審判員印強
審判員楊玉芬

書記員唐亞玲
陳培錚

2020-07-30

繼續閱讀
weinxin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
avatar

您必須才能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