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餐飲加盟費可以退嗎?能否解除合同?

2020年5月24日 評論 182 7117字

有網友咨詢:與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簽訂了餐飲加盟合同,《運營管理咨詢指導服務合同》,問能否解除合同和要求退回加盟費?

答:具體要看情況,如合同條款以及相關的證據等,如已經出現糾紛,建議及時帶上相關材料咨詢律師。

附:工商查冊信息和判決書一份

 

 

 

廣州市白云區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8)粵0111民初15352號

原告:尚春梅,女,漢族,XX年X月X日出生,身份證住址黑龍江省五常市,

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廣州市白云區京溪中路。

法定代表人:游珍佴,總經理。

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住所地廣州市白云區鶴龍街。

法定代表人:吳繁華,總經理。

原告尚春梅與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特許經營合同糾紛一案,本院于2018年11月5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尚春梅的委托代理人邵松華,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關展來,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吳敏怡均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尚春梅訴稱:2018年2月27日,原被告雙方簽訂《合作協議書》,其中約定:被告準許原告在合同約定的期限和授權區域內,開設“麓谷小鎮”專營店,并嚴格遵守被告經營管理制度、技術規范、經營理念和基本形象。原告獲得經營權后,須按被告要求經營管理,不得超過許可范圍和許可期限,未經被告書面同意,不得將該項權利轉讓他人。原告在簽訂本合同的同時應向被告交納旗艦店款,合計人民幣80000元,年度管理費3000元<免終身>(此費用含店面設計、新品開發、售后服務與全套設備及技術培訓等),被告同時向原告提供開業所需設備輔助用品及技術配方材料。合同簽訂后,原告向被告支付了加盟費(旗艦店款)人民幣80000元、年度管理費3000元、材料款11532元。后原告發現被告夸大、虛假宣傳,公司成立不久沒有任何實力,連“麓谷小鎮”商標尚未成功注冊,也沒有作為特許人的資質。原告遂要求被告解除雙方簽訂的《合作協議書》,退還交付的款項,被告一直推脫,在原告的強烈要求下,被告退還了原告人民幣8000元,后被告再無退還原告任何款項?,F原告因多次催促未果,為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請求法院判令:1、解除原被告雙方于2018年2月27日簽訂的《合作協議書》;2、兩被告退還原告旗艦店款人民幣80000元、年度管理費3000元、材料費3532元,合計86532元;3、被告承擔本案訴訟費用。

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辯稱: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不存在原告訴訟請求所說的違約行為,應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辯稱:原告與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之間的關系與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無關,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與原告不存在特許經營合同關系。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從未收到過任何款項,且沒有持有涉案商標。

經審理查明: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9日登記成立,公司類型為有限責任公司(自然人投資或控股),注冊資本100萬元,經營范圍:預包裝食品批發、甜品制售、餐飲管理、企業管理服務、企業管理咨詢服務、企業形象策劃服務、文化藝術咨詢服務等等。2017年11月24日,企業名稱變更為廣州景卓企業管理有限公司,2018年1月30日,企業名稱變更為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住所由廣州市白云區鶴龍街106國道銘潤商業中心**101變更為廣州市白云區京溪中路****。

2018年2月27日,原告向廣州景卓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提交《特批待遇申請表》,在特批事項中約定贈送設備及管理費交一年免終身等,該表加蓋廣州景卓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印章。

同日,原告(乙方)與廣州景卓企業管理有限公司(甲方)簽訂《合作協議書》,約定:第一條經營權認可的內容,范圍1、甲方準許乙方在合同期限和授權區域內,開設“麓谷小鎮”專營店,并嚴格遵守經營管理制度、技術規范、經營理念和基本形象。2、乙方獲得上述經營權后,須按甲方要求經營管理,不得超過許可范圍和許可期限,未經甲方書面同意,不得將該項權利轉讓他人。第二條設備配置費用及相關說明乙方在簽訂本合同的同時,應向甲方交納旗艦店款合計人民幣80000元,年度管理費3000元(免終身)(此費用含店面設計、新品開發、售后服務與全套設備及技術培訓等),甲方同時向乙方提供開業所需設備輔助用品及技術配方材料。經甲乙雙方確認簽約后,此投資費用不予退還。第三條授權區域期限1、甲方授權乙方在廣東省珠海市香洲區開設“麓谷小鎮”專營店。3、本協議有效期為終身。第四條甲方的權利和義務1、甲方的名稱及其它一切經營管理制度、規范等,甲方擁有所有權。2、甲方對乙方經營場所的裝飾,陳列和基本形象識別系統(Ⅵ)使用的規劃等,有建議權和知情權,甲方可以為乙方的店面做免費規劃設計,乙方須在開業后7個工作日內將店面照片寄給甲方備案。3、甲方向乙方提供專業、規范的系列教育培訓及全套技術資料,以確保乙方至少2-3名技術人員能獨立操作;4、甲方后續開發的新技術、新設備及配方,應及時免費向乙方提供信息;5、甲方為乙方提供產品宣傳和營銷策劃;6、甲方提供給乙方的“麓谷小鎮”設備及輔助用品,在正常使用過程中如出現設備質量問題,一年內負責維修,終身維護(人為原因除外);9、甲方為乙方提供長期的營運指導,產品咨詢及全方位的技術服務。第五條乙方的權利和義務1、獲得甲方的經營管理制度和規范的使用權。2、獲得甲方的全套視覺形象系列及專業技術的使用權。3、獲得甲方在日常經營管理中的專業服務。4、獲得甲方在市場營銷和廣告宣傳上的支持。5、甲方以后研發的新技術和新產品,乙方擁有優先經營權。11、為保證產品質量及“麓谷小鎮”的品牌榮譽,所有的主原料一律在甲方購買,甲方長期提供原料。第七條合同的解除及終止1、如合同有效期內,其中一方強行無理要求提前終止合同或不履行合同條款時,另一方可拒絕執行,并可根據簽約后的實際情況向對方提出經濟補償。4、乙方所有配料均需在甲方購買,如連續兩個月無進貨記錄,并無書面情況說明,則本合同自動解除,乙方不得繼續使用“麓谷小鎮”品牌。第九條違約責任在本協議履行的過程中,甲方違反本協議條款約定,給乙方造成損失的,甲方已發送的設備或物料不予退回,另還應按協議約定的投資款總額的30%向乙方賠償違約金。等等。

上述協議簽訂后,原告于簽訂合同當日向廣州景卓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支付“麓谷小鎮旗艦店投資全款”83000元,廣州景卓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向原告出具收據。

庭審中,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確認上述《特批待遇申請表》、《合作協議書》為其公司簽訂,并確認收到原告支付的投資款83000元。

2018年3月5日,原告(乙方)與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甲方)簽訂《合作協議書》,約定1.甲方根據乙方所選材料下單總金額66532元;應付66532元,甲方在根據乙方同意下,按照所選材料下單;2.乙方已向甲方繳納材料款定金,11532元,本定金不予退回;3.乙方在找好店面前補交材料尾款55000元整。4.乙方打齊材料尾款后,甲方方可通知倉庫發貨。5.乙方此單下單之后不能更改。如有更改或放棄,給甲方造成損失按甲方總投資款(設備款+材料款)的50%賠償給甲方,并取消全部優惠。簽訂《合作協議書》當日,原告向廣州景卓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支付材料定金11532元,廣州景卓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向原告出具收據。庭審中,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確認收到上述材料定金11532元,并表示其公司與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為合作關系,由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為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提供原材料和設備,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按照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要求發貨后,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再將材料款支付給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該《合作協議書》是其公司人員帶著原告去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處簽訂的,由于未發貨,現本案定金11532元尚未支付給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

原告主張在《合作協議書》簽訂后,原告參加了兩被告共同主辦的培訓,后因發現被告違約,于2018年5月份通過電話、微信及到被告公司的方式向被告業務人員提出解除合同,并退還全部投資款,被告不同意,被告后退還原告材料款8000元。對于上述陳述,原告未提交證據證實。

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辯稱合同簽訂后,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對原告進行培訓。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派專人與原告共同選址,但原告出于自身原因不想繼續經營下去,直到本案起訴前,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也沒有接到原告提出的解除合同要求;由于原告多次提出成本太高,故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尚未向原告發送材料,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基于原告要求于2018年5月份退還原告8000元材料款。

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辯稱其不清楚原告與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合同履行情況,但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未組織原告進行培訓;《合作協議書》的內容未履行,原告沒有向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提出要求解除合同,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也未收到原告的款項,更未向原告退還過款項,不清楚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向原告退款的事實。

原告在本案中主張解除合同的理由為:1、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使用企業名稱變更之前的名稱與原告簽訂《合作協議書》,構成了欺詐行為;2、被告沒有按照《商業特許經營管理條例》第21條、第22條的規定向原告披露信息,刻意隱瞞包括商標信息、特許經營備案信息及特許經營管理費用種類、金額等;3、被告在其網站宣傳中稱“低成本投資,高質量服務”,夸大服務質量及收益,存在夸大宣傳。為此,原告提交了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官網截圖為證。另,原告代理律師在代理詞中主張除上述理由外,其依法享有單方解除權。經質證,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表示該網站并非其公司網站;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表示該網站信息無法證實其公司存在虛假宣傳,且其未對原告進行夸大及虛假宣傳。

另查,第23514619號“麓谷小鎮”商標的申請日期為2017年4月11日,商標專用權人為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專用權期限自2018年3月28日至2028年3月27日,核準商品/服務類別為43類:養老院;餐廳;住所代;住所代理供膳寄宿處);會議室出租;咖啡館;動物寄養;出租椅子、桌子、桌布和玻璃器皿;酒吧服務;茶館;日間托兒所(看孩子)。

以上事實有合作協議書、收據、工商登記信息、網站截圖、商標注冊查詢信息及雙方當事人陳述等證據證實。

本院認為:雖然本案所涉2018年2月27日簽訂的《合作協議書》及收款收據均加蓋廣州景卓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但由于廣州景卓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在簽訂合同時企業名稱已變更為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且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在本案中確認上述協議由其公司簽署,且確認收到收據所對應的款項,故本院依法認定2018年2月27日簽訂的《合作協議書》實際合同當事人為原告和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該合同甲方的權利義務由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享有和承擔。

從原告與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簽訂的《合作協議書》協議內容看,合同條款符合特許經營的法律特征,本案為特許經營合同糾紛?!逗献鲄f議書》為原告與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真實意思表示,內容未違反法律及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雙方均應恪守履行。

關于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是否構成違約的問題。首先,雖然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使用企業名稱變更之前的印章與原告簽訂《合作協議書》,但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對于《合作協議書》為其公司簽訂及款項由其公司收取均予以確認,且無證據證實上述簽約行為對于雙方合同的履行造成影響,故原告以此主張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構成欺詐理據不足,本院不予采納?!渡虡I特許經營管理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有關信息披露的規定屬于行政管理性規定,而非行政強制性規定,且無證據證實未披露的內容對于合同的履行造成影響,故原告以此為由主張解除合同缺乏依據,本院不予采納。根據合同約定“麓谷小鎮”僅為品牌標識,原告未提交證據證實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向原告披露“麓谷小鎮”屬于注冊商標,且無證據證實原告使用“麓谷小鎮”標識存在可能侵犯案外人合法權益的情形,故原告以被告隱瞞商標信息為由主張解除合同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納。原告提交的官網截圖為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的官網,而非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且原告作為成年人,對于其中有關“低成本投資,高質量服務”的宣傳應當具有基本的判斷,原告以此為由主張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夸大宣傳理據不足,本院不予采納。因此,原告以上述理由主張解除合同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根據《商業特許經營管理條例》第十二條:“特許人和被特許人應當在特許經營合同中約定,被特許人在特許經營合同訂立后一定期限內,可以單方解除合同?!币虼?,原告依法享有在一定期限內的單方解除權。本案中,原告與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于2018年2月27日簽訂《合作協議書》,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于2018年5月份退還原告材料款8000元。原告主張其于2018年5月份向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提出解除合同并要求退回款項,雖然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對此不予確認,但結合原告自2月27日簽訂合同至2018年5月份退還款項的兩個多月期間,原告均未進行選址、租賃店鋪、裝修等后續工作,且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亦確認原告多次以成本太高為由不想繼續經營,可以合理推斷2018年5月份原告已向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提出不愿意繼續履行合同的意思表示。原告在合同簽訂后僅參加了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提供的培訓,尚未使用被告的其他經營資源,且本案合同為無限期合同,原告在合同簽訂后3個月內提出解除合同屬于合理期間。因此,原告可依照上述法律規定享有單方解除權,原告現主張解除合同合理合法,本院予以支持。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七條的規定:合同解除后,尚未履行的,終止履行;已經履行的,根據履行情況和合同性質,當事人可以要求恢復原狀、采取其他補救措施,并有權要求賠償損失。原告已依照《合作協議書》向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支付特許經營費用83000元、材料款11532元,合同解除后,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應向原告返還。因原告單方提出解除合同,故應當承擔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提供培訓的費用,由于雙方均未舉證培訓費的具體數額或計算方式,本院酌情認定5000元,該費用應在返還的款項中予以扣減。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主張其為原告提供了選址服務,但對此未提交證據證實,本院不予采信。因此,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應返還原告特許經營費用78000元。材料款11532元,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已返還原告8000元,故應返還3532元。

關于原告主張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返還款項的問題。雖然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與原告簽訂《合作協議書》約定材料款的支付問題,但現有證據不足以證實被告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參與履行了原告與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之間的特許經營合同,且無證據證實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收取了原告的特許經營費用83000元,故原告主張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退還83000元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但是,由于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與原告簽訂《合作協議書》,且在該協議中約定“乙方已向甲方交納材料款定金11532元”,而該協議對雙方均具有法律約束力,同時基于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與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之間的合作關系,本院依法認定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應與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共同承擔返還材料余款3532元的合同義務。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條、第九十四條、第九十七條、第一百零七條,《商業特許經營管理條例》第三條、第十二條、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原告尚春梅與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于2018年2月27日簽訂的《合作協議書》予以解除;

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返還原告尚春梅特許加盟費78000元;

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五日內,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返還原告尚春梅材料款3532元;

駁回原告尚春梅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受理費1963.3元,由原告尚春梅負擔163.3元,由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負擔1750元,被告廣州恩享餐飲管理有限公司、被告廣州景卓餐飲管理有限公司共同負擔50元(該受理費已由原告預交,本院不作退回,原告同意兩被告負擔部分由兩被告于上述判決履行期限內直接支付給原告)。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本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廣州知識產權法院。

審 判 長 ?白小云

人民陪審員  ?譚偉強

人民陪審員  ?李美齊

二〇一九年六月三日

書 記 員 ?巫曉銘

繼續閱讀
weinxin
? ? ? ? ? ? ? ?掃碼加微信咨詢
法律咨詢請撥電話13926122510 ,雷律師執業于廣州知名律所,從事律師工作多年,具有豐富的訴訟實戰經驗和技巧。

您必須才能發表評論!